<menu id="ew4g8"><tt id="ew4g8"></tt></menu>
  • Esquire

    時尚造就先生
    先生定義時尚

    生活

    我是這樣從精神分裂癥手中搶回了我的哥哥
    2016-05-17 00:39 來源:時尚先生網

    我永遠對他敞開懷抱,也隨時準備卸下重擔

    我打算殺了我哥哥。如果他再靠近父親的房子,我就準備打開背包拿出匕首把八寸長的刀刃插進他的胸口。我一邊數著腳步聲,一邊在腦海中演習。

    一,二,三。

    那是2011年的秋天,我二十五歲,人生一片黑暗。Joshua發病已有一年,但我們仍然無從得知他到底發生了什么,只知道這個病完全改變了他對我們一家人的看法。在他眼里,我們不再是他摯愛的親人而是兇手,怪獸和戀童癖患者。他認為我們的父親是催眠師,對他下了詛咒。他出現在我父親位于穆斯柯卡河邊的別墅前準備復仇,這個地方離多倫多有兩小時車程。

    “我只是來聊聊,”Joshua說著向前走了一步,“如果你能讓我進去……”

    我把背包扔在地上。心中默數:“一!边@一路走來,我背負著不屬于我的壓力。二。我早已變成了我哥哥的監護人:我曾試圖挽救他的人生,也已經準備好卸下這個重擔。

    我們從小接受的是來自母親的家庭教育,未曾走出家門。從小我就知道我的哥哥名字Joshua背后的含義——希伯來語中的耶穌,我的救世主。

    16歲的時候,我的哥哥簡直就是我的偶像。一個優秀的跳高健將,他跨越了很多障礙。他成績好,朋友多,他能讓朋友們,尤其是女孩們開懷大笑,這對我來說都是難以想象的事情。我是個安靜而內向的小孩,十三歲時進入公立學校,我的哥哥就是我的保護神。當一個惡霸連續欺負我三個月并威脅要殺了我的時候,我告訴了哥哥。他開車帶我到了那個人的家,讓我在車里等著,他去和那個人的父母聊了聊。十五分鐘后他離開了,那個惡霸再也沒有找過我的麻煩。

    圖片1.jpg

    圖片從左至右:新墨西哥州國家公園白沙灘,1993;家中圣誕早晨,1994;猶他州野營,1992。

    唯一讓Joshua一蹶不振的事情是2002我們父母的離婚。結婚三十年后爸爸媽媽突然有了無法調和的矛盾。有一段時間,家里的氣氛令人感覺身處冰窖。爸爸在鎮里買了個房子,媽媽依舊留在鄉下,外婆搬來與她一起生活。Joshua跟我來回換著居住。我變的更加內向而Joshua變的煩躁而刻薄。最讓父母生氣的是,高中畢業后他無所事事了好幾年,當過店員,也去過澳洲。

    然后,Joshua的傷口隨著時間愈合了。他搬到了西部英屬哥倫比亞地區的一個小城上大學。他追隨了父親的腳步學習音樂,成為了一個滿心抱負的作曲家。他被選為校學生會主席。他外向而富有冒險精神,曾因在猶他南部山區野營兩個月被國家廣播電臺采訪。我去看過他幾次,我們一起去健身房,去泡溫泉,去遠足。那是第一次我們像兩個大人一樣相處,探尋腳下的小小世界。我看著中間藍藍邊緣白白的天空,感覺我們像在一個穹頂下生活,它保護我們遠離一切煩惱,仿佛我們戰無不勝,無所不能。


    我打算殺了我哥哥。如果他再靠近父親的房子,我就準備打開背包拿出匕首把八寸長的刀刃插進他的胸口。我一邊數著腳步聲,一邊在腦海中演習。

    一,二,三。

    那是2011年的秋天,我二十五歲,人生一片黑暗。Joshua發病已有一年,但我們仍然無從得知他到底發生了什么,只知道這個病完全改變了他對我們一家人的看法。在他眼里,我們不再是他摯愛的親人而是兇手,怪獸和戀童癖患者。他認為我們的父親是催眠師,對他下了詛咒。他出現在我父親位于穆斯柯卡河邊的別墅前準備復仇,這個地方離多倫多有兩小時車程。

    “我只是來聊聊,”Joshua說著向前走了一步,“如果你能讓我進去……”

    我把背包扔在地上。心中默數:“一!边@一路走來,我背負著不屬于我的壓力。二。我早已變成了我哥哥的監護人:我曾試圖挽救他的人生,也已經準備好卸下這個重擔。

    我們從小接受的是來自母親的家庭教育,未曾走出家門。從小我就知道我的哥哥名字Joshua背后的含義——希伯來語中的耶穌,我的救世主。

    16歲的時候,我的哥哥簡直就是我的偶像。一個優秀的跳高健將,他跨越了很多障礙。他成績好,朋友多,他能讓朋友們,尤其是女孩們開懷大笑,這對我來說都是難以想象的事情。我是個安靜而內向的小孩,十三歲時進入公立學校,我的哥哥就是我的保護神。當一個惡霸連續欺負我三個月并威脅要殺了我的時候,我告訴了哥哥。他開車帶我到了那個人的家,讓我在車里等著,他去和那個人的父母聊了聊。十五分鐘后他離開了,那個惡霸再也沒有找過我的麻煩。

    圖片1.jpg

    圖片從左至右:新墨西哥州國家公園白沙灘,1993;家中圣誕早晨,1994;猶他州野營,1992。

    唯一讓Joshua一蹶不振的事情是2002我們父母的離婚。結婚三十年后爸爸媽媽突然有了無法調和的矛盾。有一段時間,家里的氣氛令人感覺身處冰窖。爸爸在鎮里買了個房子,媽媽依舊留在鄉下,外婆搬來與她一起生活。Joshua跟我來回換著居住。我變的更加內向而Joshua變的煩躁而刻薄。最讓父母生氣的是,高中畢業后他無所事事了好幾年,當過店員,也去過澳洲。

    然后,Joshua的傷口隨著時間愈合了。他搬到了西部英屬哥倫比亞地區的一個小城上大學。他追隨了父親的腳步學習音樂,成為了一個滿心抱負的作曲家。他被選為校學生會主席。他外向而富有冒險精神,曾因在猶他南部山區野營兩個月被國家廣播電臺采訪。我去看過他幾次,我們一起去健身房,去泡溫泉,去遠足。那是第一次我們像兩個大人一樣相處,探尋腳下的小小世界。我看著中間藍藍邊緣白白的天空,感覺我們像在一個穹頂下生活,它保護我們遠離一切煩惱,仿佛我們戰無不勝,無所不能。


    “發生了點事情,”Joshua在郵件中告訴我,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但他覺得有東西或者有人在控制他的生活,處處為難他!按蟾艜絹碓皆!彼偨Y道。

    那是2010年8月6號,Joshua27歲,剛剛搬回位于溫哥華島上的阿姨家,離開了加拿大的西海岸。由于工作,旅行和一些重復的課程,他四年才拿到兩年制的學位。畢業前幾周,他告訴我他為終于離開學校而開心不已。他的朋友來看他,他們很快就要一起組建樂隊!拔矣X得這次我肯定能在音樂上搞出些名堂!边@是早前他在一篇名為“做一個搖滾明星”的日志里寫下的話。

     

    后來一直支持他的父親不再資助他。那兩年經濟不好,爸爸也很吃力。Joshua可以一個人在野外生存很久,但在現實世界對他來說是個可怕而不友好的地方。他只能茍延殘喘地活著。他做過洗碗工,賣過咖啡,但任何工作都無法持續一星期。阿姨最后只得讓他離開。

    他告訴朋友:“我覺得自己快瘋了,我覺得我的神經系統出了毛病。我不能清晰地思考,只能不停地哭泣!焙髞硭嬖V我,有一次一個流浪漢向他吹煙圈,從那時開始,從他聞到那個味道開始,一切變的不對勁了。

    父母把他接回了家。他回到媽媽的家里后,我們一起坐在童年的家的樓梯上。我問他發生了什么。

    “我也不知道啊兄弟!彼雌饋砻悦6Щ!翱隙ǜ顷嚐熚队嘘P。那個人想要把我帶入毒品和犯罪的世界里!

    “好吧,”我說,“但那跟父親又有什么關系呢?”

    “你聽著,Alexander!彼目谖峭蝗蛔兊檬掷淠,他很久沒有直呼我的大名了!拔也恢钡剿惺裁茨康,也許他只是嫉妒我的音樂事業!

    我皺著眉點頭,然后換了話題。

    后來,我把偏執,妄想,漫走等關鍵詞提供給坐在電腦前的媽媽查詢,當網絡顯示是精神分裂癥的時候,我們都笑了。精神分裂癥簡直就是瘋子的代名詞。我哥哥才不是瘋子,他只是需要回到生活的正軌。

    Joshua睡下后,我和媽媽坐在門口,我說:“他大概三十歲才會明白這一切是怎么回事!

    她緩緩地點頭,沉浸在悲傷中。

    圖片2.jpg

    2010年十月,Joshua在母親的家門前


    我們預約了一個多倫多的著名心理醫生,他會在我們當地的心理診所與我們視頻會議。重點是,兩個月后的十月末,他才見到我哥哥。

    在那之前,Joshua和媽媽,外婆以及我一起生活。他選擇住在我們童年玩耍的封閉的樹屋里。樹屋雖小但有他需要的一切:床,暖氣,插座,海報還有小時候我們涂在墻上的野草。大多數情況下,他很晚才到廚房,很快地吃完然后就回到樹屋。夜晚他會播放奇怪的音樂,陌生的節奏和曲調和我猜不出姓名的女歌手。

    有一次,我和媽媽正在廚房聊天,Joshua走了進來說:“你們在討論我嗎?”

    圖片3.jpg

    樹屋在1994年秋天完工

    “親愛的,我們很擔心你!眿寢尰卮。

    “我允許你們談論我了嗎?我說可以了嗎?”

    “沒有!蔽一卮鸬。

    他轉向我!澳阍趲蛬寢屨f話嗎?”

    我陷入了沉默。

    “親愛的——”媽媽說。

    Joshua轉身說:“現在你開始幫他說話了?這算什么?你們打算聯合起來對付我?他一邊說一邊飛快地走出了房子!

    “這太糟糕了,”我說。母親并沒有回答我。

    預約的當天,我的哥哥并沒有讓我們參與進去,甚至拒絕我們帶他前往。他開著媽媽的雪弗蘭自己去了,比估計的時間晚了一小時回到了家,直接去了車庫。為了躲避寒冷的冬天,他把家從樹屋搬到了車庫。直到四年后在他廢棄的公寓里,我才在紙箱里找到醫生的報告。

    醫生認為我哥哥沒有嚴重的精神疾病,之前的癥狀是暫時的!笆撬幬镆鸬木癖罎,能聽到或聽到并不存在的東西。而現在,他明顯已經好了,因此我不建議進行治療!贬t生總結道。


    這個精神病醫生錯了,Joshua也許有過精神崩潰,但不是暫時的,F在我才相信,我的哥哥非常痛苦,而且情況會變得更糟。

    預約后不久,Joshua回到溫哥華在朋友家借住,靠臨時工作勉強度日。在他朋友眼里,他古怪的個性源于在音樂事業中的掙扎,在我們的眼里,音樂讓他打開心結。經過幾個月的拉鋸戰我終于說服他回來再看一次醫生。

    我們預約了加拿大最好的治療精神病的公共機構。那是2011年7月一個炎熱的周五,煙圈事件已經一年了。媽媽,Joshua和我驅車前往多倫多。那時候,他甚至拒絕與父親同乘一輛車。

    圖片5.jpg

    Joshua的一頁筆記

    這個機構的主樓坐落在一家古老的精神病院。我們經過一面很高的石頭圍墻,這面墻是以前的患者修建的,凹凸不平的墻面上有很多他們留下的小小的胡言亂語,F在的病人在院子里散步,看起來對周圍的世界毫不關心。

    我和媽媽被邀請進了一個房間與專家會面,Joshua被帶到另一個房間與兩個醫生見面。我買了一個文件夾,里面有上百頁的郵件,清晰地記錄了我哥哥每況愈下的病情。(Joshua曾對父親說:我恨死你了,我希望你早點死,死得越痛苦越好。對母親說:你是不是同性戀?你知道怎么做一個成熟女性嗎?)

    一個小時后,我們聚集在一個大會議桌前。一個看了Joshua的醫生說:“好消息是,他沒有嚴重的精神疾病!睕]有人說話,她壓低了聲音繼續說,“我們認為這是家庭內部障礙!

    我看向母親,但她沒有看我。

    專家繼續補充道:“與另一個訪談了我和媽媽的醫生交流后,我們意識到有些事情Joshua沒有告訴你們,尤其是他吸大麻的事情!

    “這件事和我的問題無關!蔽腋绺缯f。

    醫生滿意地點了點頭,結束了會議。

    在高速公路上我給父親發了一條短信:在回去的路上。Joshua沒有嚴重的精神疾病。父親回復道:他媽的。我們都被震驚了,哥哥吸毒的事實突然讓我們疑惑不已,也許除了大麻,他還吸別的毒品。我們錯的太離譜了。

    直到后來,我才對精神分裂癥有了更多的了解。它沒有病因也沒有治療手段。哪怕五個癥狀里有兩個,你依然能達到診斷標準。沒有家族病史也可能出現——我們家就沒有人得過這個病。早期階段有些人可以裝作正常。我哥哥看病的前一天剪了頭發,雖然他穿的越來越不注意,他在見醫生前仍整理了一下。

    好景不長,一周后,Joshua油漆工的工作被解雇了,因為他對著墻嚎叫。不久后,他告訴我他覺得我們家和布什總統家有關系。那時候他住在離父母的房子三十里一個叫Bala的療養小鎮,他的病情惡化的十分突然。

    他宣稱要用強奸的理由起訴父親。他在媽媽的電話留言說他看到她虐待外婆,如果媽媽不讓他進門他就要舉報她。這些話都是胡說八道,但是我卻從中發現,我哥哥試圖尋找外部虐待,尤其是身體虐待,這就像他內心里感受到的虐待。

    9月的一天晚上,爸爸打電話來說他的車的警報響了,有人用蘋果砸了他的窗戶。幾乎是同一時刻我收到了哥哥的郵件。他說:“選擇就在眼前,你選擇父母還是我?”這太難了,我把爸爸接回了媽媽家。我們坐在我的房間里喝紅酒,試圖忘記無邊無際的痛苦。我把房間讓給了爸爸自己睡在走廊。這是十年來我們三個人第一次睡在同一個屋檐下。

    Joshua在facebook上發了一篇三千字的日志,宣稱父親是個兇手,是催眠師,是戀童癖癮君子,強奸犯和巫師。他跟我說過好幾次父親練習黑暗魔法的事,還說父親和撒旦有聯系。

    父親開始把車停在鄰居家,窗戶也不再打開。他安了一個假的攝像機在門上貼上海報,他恐懼將要到來的厄運。壞事可能就要發生了,只是時間問題。


    那是2011年11月,Joshua仍然住在Bala,我仍然住在媽媽家。電話響的時候我正在家辦公。

    “他在這,”爸爸說,“現在就來!

    我走到沙發前把墊子抬起來。春天哥哥回來后,我就在這里藏了一把刀。(我把另一把刀放在了我的床墊下面,還在衣柜里藏了一把槍。)我拿起刀塞進背包。

    “怎么了?”媽媽問道,他感受到了我的匆忙。

    “沒什么,”我謊稱,“爸爸需要我去幫忙,馬上回來!

    八分鐘后我到達的時候,Joshua正站在父親房子的車道!澳銇砀墒裁?爸爸打電話給你了嗎?他現在在里面嗎?”他看著沒開燈的房子叫喊著。

    我跑到他面前,站在他和門中間。

    “住手,別再動了!蔽艺f。

    “你怎么回事?”他歪著頭,像是突然不認識我!澳闶裁磿r候變的這么好斗了?”

    “你進不去的,”我一邊說一邊抓著背包,準備把刀拿出來。我能感受到包里刀的重量,感受到刀刃抵著我的背。

    “我只是來聊聊,如果你能讓我進去……”Joshua說道。

    他向前走了一步,我放下包,打開把手伸了進去。

    然后門開了。父親就站在那里,看著我們

    “嗨,”Joshua說。他試圖繞過我,但我堅定地站在那里。

    “你想聊聊?”父親問道,走下樓梯!翱梢粤。但是要在車里!彼绱死潇o如此理智。

    圖片6.jpg

    2006年11月,Joshua,父親和我在英屬哥倫比亞的納爾遜

    我看著我的哥哥,他沒有動。

    “來吧,”父親說,“我們到車里去,我們送你回家!

    45分鐘后,我們到了我哥哥位于Bala的公寓。一路上Joshua針對父親問了很多隱晦的問題。(你為什么和媽媽離婚?你們為什么現在像朋友一樣交流?)我們下車的時候,父親也跟著下了車伸手去拿錢包。

    “我不想要你的錢,”Joshua說,那是他對父親說的最后的話。

    我們都備受煎熬。父親精神越來越渙散,經常發呆,甚至不能通順地說出一個句子。但媽媽更讓我擔心。有天早上我醒來發現她躺在沙發上!霸绯课妩c開始我就驚恐癥發作了!彼卣f。

    我看了看表,七點半。

    我去衛生間找到了安定。她已經吃了抗抑郁的藥。她是不是把藥弄混了?我這樣猜測著,把一片白色的藥片放在她手里。她顫抖的厲害,甚至不能把藥放進嘴里。然后她眼淚就下來了,大聲地抽泣,甚至無法呼吸。

    我很討厭被人問:“你是怎么堅持下來的?”,家庭教育的經歷和與世隔絕的童年讓我和Joshua親如雙胞胎。我甚至會想,我哥哥可能會去坐牢,或是毫無征兆地死在街頭。任何一種想法都讓我無比痛苦卻又必須承受。

    圖片7.jpg

    1992年新墨西哥州的路邊

    這種壓力下幾乎沒有娛樂的可能,連跟朋友出去玩成了天方夜譚,所以我不再與人社交,不再出門。我與女朋友分了手,取消了旅行,好幾天不出門。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最好能幫助到我哥哥,否則就變得毫無意義。我在夜里發郵件,醒來回復,我有8G的文件,都是收集的資料——每一通電話,每一張facebook照片,我都記錄下來,像日至一樣親密,像法律文書一樣正式。這是我僅有的與他有關的東西,也是我把他救回的唯一可能。

    我看了它們那么多遍,以至于我可以在心里背誦出來。

    媽媽問:“他第一次和那個醫生視頻是什么時候?”

    “10月21號!蔽一卮鸬。

    媽媽:“他說了什么?你再提醒我一次!

    “他建議Joshua停止抽大麻,Joshua對刺激物太敏感了!蔽艺f。

    一旦涉及到Joshua的問題,我就會設立一個過高的奉獻標準,并且遷怒于不達標的父母。我不相信在這件事上他們會比我做得更好。我連自己的期望值都達不到,我覺得Joshua沒有好轉是我的問題。事情發生之后我才回想起很多奇怪的事情:他看看這里,評論下那里什么的。這是我作為兄弟的責任,我應該注意到這些,但是我沒有,我把哥哥的生命當作自己的看待。他活的不好,我也會活的不好,就是這樣。

    在2015年的夏天,我的電話響了!班,Zander,我在想,你是不是有一個叫Joshua的哥哥?如果是這樣,請短信我!卑l信息的人我認識,是我哥哥前女友的媽媽。原來Joshua回到了Nelson。閑逛了幾天后,他來到前女友家里尋求幫助,“他走到了我的家人在逼我自殺!彼f。

    自從2013年圣誕我出現在他公寓后,Joshua就再也沒有和我說過話。他會當著我的面把門摔上。他31歲生日后就沒有再和媽媽說過話,雖然那天媽媽帶著禮物和生日蛋糕出現,他也會當著她的面把門摔上。而父親則已多年與他沒有交流。家里與他唯一的交流就是通過我,我與他唯一的交流是通過facebook。他屏蔽我很久也刪掉了大部分好朋友,但是我仍能看到他公開的狀態。他編輯我們的照片,使得照片看上去我們是圍坐在餐桌前,但是媽媽的眼睛被挖掉了,爸爸也沒有頭。

    我登上飛機,用半天抵達了英屬哥倫比亞南部,這個有雪山有松樹的地方。8年前我哥哥來到這里,是為了完成成為搖滾明星的夢想。而現在,他住在帳篷里。 

    圖片8.jpg

    藥物引起的精神崩潰后的Joshua

    我在這里待了三天,走遍大街小巷尋找他,看到流浪漢們排著隊領救濟,我去了當地的服務中心,告訴一個社工我覺得我哥哥有自殺的傾向。我給她看了過去五年的資料,足夠證明他不僅自己有危險,對別人也是個威脅。

    這個社工了解情況后當即決定去找Joshua,最后在公共圖書館找到了他。她看到他坐在電腦前,往facebook上傳照片!澳闶荍oshua嗎?”

    他瞇著眼睛說:“找我有事嗎?”

    社工把媽媽寫給他的一封信念給他聽,告訴他我們是多么愛他,擔心他……

    Joshua打斷她說:“你沒經過我的允許!

    “允許?”她問。

    “只有經過我的允許你才可以跟我說話,”我哥哥說,“然而我并沒有允許你!

    然后這個社工報了警,我哥哥被送進了醫院。

    我打電話告訴父母別再擔心,但毫無疑問這僅僅是擔心的開始。我們對他的治療一無所知:他要在醫院待多久,我們是否可以探望他。我打電話給前臺,Joshua卻拒絕和我說話,不久后醫院就站到了他的一邊,不再給我們提供任何信息。只要他允許,這一切都不會發生。醫院告訴我除非他死了,否則我們不會知道他的任何消息。

    通過仍然與Joshua保持聯系的一個親戚,我們得知Joshua離開了醫院,住在救助中心的小房間。他被診斷為偏執型精神分裂癥。有人一天去兩次并看著他吃掉4mg利培酮,那是一種安定藥。如果他不吃藥就要回到醫院。

    這是我所有的希望,但這遠遠不夠。很久以前我就決定,我一定要把哥哥治好。不是需要吃藥的哥哥,是完完整整的曾經的那個人。

    圖片9.jpg

    “那可能嗎?”一個朋友問我。

    “可能?”我突然非常生氣!案竞翢o希望!

    我父母和我決定我們中應該有個人回到Nelson。我們非常想念Joshua。我們想要見他,告訴他我們為他邁出康復的第一步而驕傲。最重要的是,我們相信他需要我們。藥物只能改善精神分裂癥最明顯的癥狀——幻想,偏執。隱藏的其他癥狀需要別的治療手段——教育,學習,適應,這些無疑我們最適合提供。

    It made the most sense for me to go. Joshua remained fully paranoid about Dad; if he saw him on the street, he would bolt and vanish. And Mom couldn't go; she had Grandma. So I returned.

    我去再合適不過了。Joshua非常排斥父親,他在街上看到父親都會躲避。而媽媽需要照顧外婆。

    我先去了救助中心,他不在那里。我打他電話,但是是一個陌生人接的——他換號了。我給他發了郵件:“Joshua,我來看你了,記得回復我!彼麤]有回復我,我找了別的地方:圖書館,公園,我給醫院打了電話,依然沒有找到他。我找不到他了。

    我走遍我們曾經一起去過的地方:健身房,溫泉。我坐在水池里把頭沉浸在水流里。又熱又冷,直到我感覺不到自己的皮膚才停下,我想停止接受這世界的一切信息。

    夜里我在黑暗的酒店房間醒來,看著空空的床。我十歲前一直和哥哥一起睡,每天晚上我們都依偎在一起,F在,我躺在床上,思考為什么那時候為什么沒有抓住他。

    在最后一天,我去山上遠足。我哥哥曾經告訴我他三十分鐘就可以登頂。我用手機計時后就出發了,我彎曲著膝蓋,汗流不止,終于在規定的時間完成。我看著眼前的景色:遠方的山,小小的城市,綠色的水和穹頂一樣的天空。

    在機場,因沒找到哥哥而萬分失落之時我接到了媽媽打來的電話!拔覄偤蚃oshua談過,”她說。這是她兩年來第一次聽到Joshua的聲音。

    我停住了腳步,幾乎無法呼吸。我試圖把Joshua和家聯系在一起,然后想著:是偶然嗎?他是不是看到了我的郵件?

    “他之前在溫尼伯,”我媽媽解釋說。那是一個距離Nelson一千英里的地方!八谡夜ぷ,但是不太順利,F在他在溫哥華,問我要他阿姨的電話!彼穆曇袈犉饋矸浅S淇,“感覺他過得還不錯!”她說,像是一直期待著說出這句話!八芾潇o也很理智!

    我的哥哥把他的計劃全盤托出:他怎樣計劃自己的生活,找工作,尋求安穩的生活狀態。他32歲了,打算為婚禮攢錢,希望找到一個人安定下來。

    我的手機響了,是爸爸的短信:“和Sharon聊了聊,好消息!”雖然他知道Joshua不想見他,父親依然迫切地希望出發,這種感覺是如此急切以至于其他的理由都不再重要。

    我把手機拿回耳旁,聽到母親說哥哥同意每周打電話回家!拔腋嬖V他我多么愛他,”媽媽說,“他一直說,我也愛你,我也愛你!

    她把哥哥打來的號碼告訴了我,我掛斷電話就打了過去,但是沒有接通。也許他是用收費電話打的。透過窗戶我看到人們排著隊準備登機,我停留了一會兒,努力平復了自己的情緒。Joshua終于又回到了我們的生活,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能有多久,但我不在乎。因為現在就很好,現在就已經足夠。

    今日推薦

    點擊置頂 被两个黑人一前一后,玩中年熟妇丝高跟视频,西西全球人体亚洲AV高清大胆
    <menu id="ew4g8"><tt id="ew4g8"></tt></menu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