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ew4g8"><tt id="ew4g8"></tt></menu>
  • Esquire

    時尚造就先生
    先生定義時尚

    斯皮爾伯格: 謝謝,謝謝你來看我的電影
    2021-12-21 12:00 來源:時尚先生網

    對斯皮爾伯格來說,拍攝《頭號玩家》最大的挑戰是如何讓觀眾接受兩個世界!拔蚁胍^眾愛上虛擬世界中的游戲角色,就像觀眾們喜愛他們在現實世界中扮演的人物角色一樣!

    2017年,史蒂文·斯皮爾伯格在華納兄弟電影公司的片場拍攝電影《頭號玩家》時,不會料想到,短短幾年后,影片中的“綠洲”就成了當下熱門概念“元宇宙”最具象的模型——人們只要戴上VR頭盔,穿上傳感設備,登錄游戲賬號,就可以立刻沉浸在虛擬世界里。

    斯皮爾伯格對什么會是未來的發展趨勢極為關注,像是電腦算法、社交媒體、VR技術之類的——他說,盡管人們對頭戴式設備還不是特別了解,但一旦技術成熟,對整個社會而言,VR將是一個全新的開始,同時他又充滿了擔憂:“如果虛擬世界能讓我們沉浸在腎上腺素營造的快感之中,還有什么能吸引我們回到現實世界?”

    古稀之年的斯皮爾伯格,依然行走在技術與流行文化前沿,也許是因為他一直這么愛玩。

    1975年拍攝《大白鯊》期間,斯皮爾伯格第一次接觸電子游戲,從此上癮到難以自拔。這部災難大片與大部分在水箱和泳池里完成的同類電影不同,斯皮爾伯格選擇在距馬撒葡萄園島20公里的海上進行拍攝,那里讓他感覺仿佛置身大西洋中央。

    在結束了一整天的漫長拍攝之后,他總會和理查德·德萊弗斯(《大白鯊》主演之一)來到一個叫作天堂葡萄園的地方,那里有一臺雅達利公司于 1972年發售的叫作“乓”的游戲機,它是世界上最早上市銷售的街機。斯皮爾伯格往“乓”里塞入一枚25美分的硬幣,和他的演員玩一陣子乒乓球游戲。

    在那之后,他逐漸擁有了雅達利公司所有的電子游戲。后來斯皮爾伯格開始迷上手機游戲。對游戲的欲望,通常與他攝入甜食的分量成反比——斯皮爾伯格發現,當自己開始節食的時候,就對電子游戲更加上癮,如果多吃糖,游戲就會玩得少。

    隨著年齡漸長,斯皮爾伯格的減肥之路愈發艱辛,于是沒什么意外的,當他讀到小說《玩家1號》時,深深地為之著迷了。他說: “《玩家1號》是我多年以來讀過的最有意思的小說之一。”

    《玩家1號》預想了在2045年的世界中,會存在著一個徹徹底底的虛擬世界,一個你可以真正住在里面,與他人結婚、約會、競爭的另一個世界。斯皮爾伯格覺得,書中并行世界的框架十分精彩,立意既深奧又驚悚,同時又引人共鳴,同時他還覺得,作者恩斯特·克萊恩創造的未來世界,距離我們正在發展的VR技術其實并不遙遠。

    當華納公司邀請斯皮爾伯格執導由《玩家1號》改編的電影《頭號玩家》時,他欣然接受,并且在拍攝過程里,想起了當年制作《外星人E.T.》和《大白鯊》時的樂趣——拍一部完全以取悅觀眾為目的的娛樂電影。

    《侏羅紀世界》拍攝現場

    對斯皮爾伯格來說,拍攝《頭號玩家》最大的挑戰是如何讓觀眾接受兩個世界。“我想要觀眾愛上虛擬世界中的游戲角色,就像觀眾們喜愛他們在現實世界中扮演的人物角色一樣。”他的答案是,如果想在非現實世界中進行深度探尋,那就必須先以現實和真實的情感為出發點——說到底,他覺得《頭號玩家》是關于忠誠和友情的電影。

    影片中浩如煙海的流行文化彩蛋為影迷所稱道,哥斯拉、金剛與高達的突然出現總在電影院里掀起陣陣歡呼聲,上映后甚至引發了庫布里克驚悚作品《閃靈》的再次流行。

    斯皮爾伯格將此歸功于原作者恩斯特·克萊恩,他稱克萊恩為流行文化領域的信息權威和教父,當劇組想要回憶1983年發生了什么時,克萊恩立刻給斯皮爾伯格列了一個長長的單子,寫著1983年出生的文化名人。斯皮爾伯格驚嘆:“這個人的腦子真是不可思議。”

    但在更廣的視域里,斯皮爾伯格才是公認定義了好萊塢流行文化的那個人。美國著名電影評論家寶琳·凱爾曾稱,自己并未從斯皮爾伯格身上看見杰出電影藝術家的跡象,她看到的是新一代“好萊塢之手”的誕生。

    這只“好萊塢之手”的養成,與斯皮爾伯格的玩性密不可分。

    在答應導演蘇珊·蕾西拍攝以他為主人公的紀錄片之前,斯皮爾伯格從未向公眾公開過私人生活,那時他想著,如果紀錄片完全是關于事業的,他才會愿意拍攝。但在與蘇珊進行了超過12次、每次長達3個多小時的面談之后,斯皮爾伯格自己也不得不承認,“家庭對我電影的影響,同想象力和好奇心一樣,對我的電影有著深遠的影響。它們總是交織在一起。”

    《侏羅紀世界》拍攝現場

    斯皮爾伯格于1946年出生于美國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一戶猶太人家庭。父親是一位IT工程師,母親是一位古典音樂家。在他的幼時記憶里,家庭生活就是隨著父親的工作變動而不停搬家。在不斷的遷徙中,這個男孩變得孤獨而敏感,加上猶太血統的原因,他在學校還曾遭遇霸凌,為了消解屈辱和孤獨,斯皮爾伯格開始與攝像機交朋友。

    在接受《衛報》的采訪中斯皮爾伯格說:“與其交朋友、去噴泉,我更愿意回家寫我的劇本,剪我的片子。我幾乎是被孤立的,但我有一個極度癡迷的愛好:不去朋友家,從學校徑自回家,然后去到臥室和我的小剪輯機待在一起。”

    然而,在校園里孤僻內向的斯皮爾伯格,在家庭里卻是個整蠱大師,時常運用一些自制道具和假血漿,將親姐姐嚇得失聲尖叫。

    18歲那年,他決定將自己的玩性與電影終身綁在一起。當時他在洛杉磯與親戚共度暑假,整個夏天,每天都用各種伎倆在環球影城的片場里穿梭。他去得最多的地方之一是希區柯克的片場。斯皮爾伯格在那里不停地問問題,有時惹惱了工作人員便被趕出去。但顯然,他從希區柯克那里偷師不少。

    1975年《大白鯊》拍攝期間,當作為道具的鯊魚因故需要修理長達一個月時,劇組進度嚴重滯后到他可能被炒魷魚,斯皮爾伯格靈光乍現,創造了一種新的拍攝手法。

    他不停地暗示鯊魚的存在,這兒露一下魚鰭魚翅,那里露一下鼻子尾巴,甚至用浮在海面的塑料桶暗示鯊魚的游動——鯊魚就在附近,但就是不出現。音樂隨著不可見的鯊魚的臨近而愈發緊湊,觀眾的心理隨著節奏變換而惴惴不安,仿佛在等待某種審判時刻的降臨。

    這是對懸念的完美運用,影評家們后來說:“就像希區柯克一樣,他知道怎么讓你緊張起來,不會給你看你想看到的,他想讓你看到時,你才能看到。”

    如果說《大白鯊》流露出的是斯皮爾伯格玩性中整蠱的一面,童趣的一面則在《外星人 E.T.》中展現得淋漓盡致。“當史蒂文和孩子一起工作的時候,他會創造一種‘我們一起玩吧’的感覺。”《外星人 E.T. 》中飾演神秘科學家 Keys 的演員彼德·考約特至今印象深刻,“他不像在哄孩子,而是真的在跟他們交流,把想法直接跟他們溝通。”

    也正是從孩提時代開始,他一直想拍攝一部恐龍電影,野心隨著年齡增長愈發強烈,于是就有了電影工業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《侏羅紀公園》,一部斯皮爾伯格當作《大白鯊》陸地版來拍攝的電影。

    看上去如果僅僅討論“玩性”,似乎難以囊括斯皮爾伯格作品序列中那些主題宏大嚴肅的那一部分!缎恋吕彰麊巍贰墩却蟊鸲鳌贰缎值苓B》《戰馬》《林肯》等等。某種程度上,這些都根源于他少年時代反復觀摩電影《阿拉伯的勞倫斯》的經歷,他從這部講述今日中東何以成為中東的長片中,看到了戰爭與政治中的人性善惡。時至今日,即使身兼數職、分身乏術,斯皮爾伯格每月也會定期看一遍這部長達四小時的電影。正是這部電影教會了他去捕捉宏大歷史中的那些細微動人的點,將其拍成一部傳遞積極價值觀的影視作品。

    但另一方面,這仍然與斯皮爾伯格身上的玩性息息相關。他開玩笑道,自己橫跨不同主題,是在電影領域做普拉提式的“伸展運動”。

    “我曾經學過普拉提,既然我的身體做不出普拉提課要求的那些伸展動作,那就去電影里做好了。”他笑著說。在步入人生第七個十年之后,他說自己是時候再回到觀眾中去了,“去真正洞悉他們需要的,并與之互動,而不僅僅是講述一個故事。”

    或許斯皮爾伯格就是《頭號玩家》里那個慈祥的天才老頭霍利迪——他創造了讓無數年輕人沉醉的“綠洲”世界,當故事走到結尾,霍利迪對男主人公韋德說出最后一句臺詞:“謝謝,謝謝你玩我的游戲。

    今日推薦

    點擊置頂 被两个黑人一前一后,玩中年熟妇丝高跟视频,西西全球人体亚洲AV高清大胆
    <menu id="ew4g8"><tt id="ew4g8"></tt></menu>